服务热线

0532-89919057
网站导航
滚子加热炉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产品展示 > 滚子加热炉

八大司令员里的“李铁梅”

来源:乐鱼最新版下载 作者:乐鱼手机版 产品时间:2022-09-06 22:34:02

简要描述:

  在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写的《传(1949—1976)》(下)文献中,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《报》原社长

详细介绍
 
 

  在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写的《传(1949—1976)》(下)文献中,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《报》原社长祝庭勋主编的《的传奇人生——从军长到党中央副主席》著述里,出版社出版的《回忆录》中,都详尽地记录了这样一段历史:1973年12月,毛主席做出一个重大决定,将全国十一个大军区中的八个大军区的司令员对调。在这次调动中,离开,到担任司令员。这是我军前所未有的一次重大人事变动。

  这件事是毛主席在十二月十二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提出来的。那次会议由他主持召开。毛主席说:“我提议,议一个军事问题:全国各个大军区司令员互相调动。你(指)是赞成的。我赞成你的意见,我代表你说话。我先找了总理、王洪文两位同志,他们也赞成。”为什么要作这样的调动?他说:“一个人在一个地方搞久了,不行呢。搞久了,油了呢。有几个大军区,政治委员不起作用,司令员拍板就算。我想了好几年了,主要问题是军区司令员互相调动,政治委员不走。”他提议唱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》,说:“步调要一致,不一致就不行。”

  他接着说:“我和剑英同志请同志参加军委,当委员,是不是当政治局委员以后开二中全会追认。”

  散会后,政治局成员转到人民大会堂,在周恩来主持下继续开会。会议一致同意列席政治局会议和参加政治局工作,作为政治局成员,将来提到十届二中全会追认,并补为军委委员,参加军委和军委办公会议的工作;同意大军区司令员对调。

  从这时起连续四天,毛主席都开会或找有关人员谈话,范围一步步扩大,谈的都是这些问题。

  第二天,他找了政治局几个人谈话说:“在一个地方太久了不好。相互调动,又不开除你的政治局委员、中央委员、军区司令员,照样做官嘛,照样革命嘛,换个地方革命嘛。”

  第三天,毛主席找政治局有关同志再谈大军区司令员互相对调的问题。他说:“大军区司令员对调,你们商量了吗?看看有没有这个必要?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做久了,就不太好了。”他提议司令员与司令员陈锡联对调;司令员与武汉军区司令员曾思玉对调;司令员与司令员丁盛对调;福州军区司令员韩先楚与司令员皮定均对调。说新疆军区司令员杨勇,司令员,昆明军区司令员王必成,他们三个都刚去,不要动。他又说:“至于德生同志走了,还兼不兼总政治部,我说,不要兼了吧!”

  毛主席交代,把各大军区司令员、政治委员都找来,开一个军委会议。十二月二十一日下午,毛主席在接见参加会议的成员,共四十二人,花了一小时二十分钟。他先同到会人员一一握手,几乎同每个人都说了几句话。如对朱德说:“老总啊,你好吗?你是红司令啊!”对、分别说:“你是好人啊!”还问:“身体还好吗?”

  他在讲话中还是谈八大司令员对调问题。他说:“你陈(锡联)司令,济南的同志,南京的同志,这几个同志呢,在一个地方搞得太久了。这个同志,曾思玉同志,丁盛同志倒是搞得不那么久呢!你们带个头呢。省军区、军分区、人武部就会照样去做。”

  会上,毛主席对对调的时间、迎送方法、注意些什么事,都提出了具体意见。说到时,毛主席同说,你在搞得倒是不那么久,把你调到去,是因为你家出了个“李铁梅”,你就是“李铁梅”,你是陪绑的。毛主席风趣地对说了两遍:“活到九十九,上帝请你喝烧酒。”

  关于喝烧酒的故事,1973年12月9日,也就是同说“喝烧酒”的头三天,毛主席曾经同尼泊尔国王比兰德拉说:“我一身都是病。两年前,我几乎见上帝去了。上帝请我喝烧酒,他那里也有烧酒,请我去喝呢。”

  将近五十年过去了,岁数稍大一点的,听过中央有关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文件传达的人,对毛主席当时提出的八大军区司令员相互对调的理由记忆犹新。

  毛主席提议对调的八大司令员,除外,另七位大军区司令员,对调前在他所在的那个军区“搞久了”,究竟有多久呢?

  陈锡联,1915年1月生,湖北黄安(今红安)人,1929年参加红军,1930年加入中国青年团,同年转入中国。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。他于1959年任司令员,到1973年12月,他任司令员时间是十四年。陈锡联1969年4月、1973年8月,在党的九届一中全会、十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。

  ,1911年1月生,湖南醴陵人,1928年10月加入中国,同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。他于1955年任司令员。到1973年12月,他任司令员的时间是十八年。他是党的第八届中央委员,在1969年4月党的九大、1973年8月党的十大上继续当选为中央委员。

  曾思玉,1911年2月生,江西信丰县人,1930年8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,同年加入中国青年团,1931年11月转为中国。1967年7月任武汉军区司令员。到1973年12月,他任武汉军区司令员的时间是六年五个月。他于1969年4月、1973年8月在党的九大、十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。

  ,1906年2月生,河南新县人,1926年在武汉国民革命军独立一师一团任连长,1927年8月离队归乡,1926年8月加入中国青年团,1927年9月转入中国,1927年11月参加黄麻起义,即加入中国工农红军。1955年任司令员。到1973年12月,任司令员的时间是十八年。他是党的八届中央委员,九届、十届中央政治局委员。

  丁盛,1913年生,江西于都县人,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,1932年加入中国青年团,同年转入中国。他于1969年7月任司令员,到1973年12月,任司令员的时间是四年五个月。他是党的九届、十届中央委员。

  韩先楚,1913年2月生,湖北黄安人(今红安),1929 年加入中国青年团,1930年转入中国,1930年10月参加孝感地方游击队。1957年9月任福州军区司令员,到1973年12月,任福州军区司令员的时间是十六年零三个月。从1956年到1973年,他是党的八届、九届、十届中央委员。

  皮定均,1914年8月生,安徽金寨县人,1929年加入中国青年团,同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,1931年转入中国。1969年任司令员,到1973年12月,任司令员的时间将近五年。他是党的九届、十届中央委员。

  从以上对调的七位大军区司令员的任职时间看,最少的丁盛,四年零五个月,其次是皮定均,将近五年,然后是曾思玉,六年五个月。其他都在十六年到十八年之间。

  而任司令员的时间,从1971年1月24日,周恩来在华北会议上,代表毛主席宣布党中央的决定:任司令员的那一天算起,到1973年12月26日,到那里辞行,乘飞机离开北京,到任司令员,总共任司令员的时间是两年十一个月。所以毛主席说不在“搞久了”之列,是“陪绑的”。

  那时,有一部公演的革命现代京剧《红灯记》,剧中人物李奶奶、李玉和、李铁梅,他们是只有革命阵营里的抚育关系,没有人世间的血脉相通关系的三代人。他们组成了一个革命家庭。李铁梅管李奶奶叫“奶奶”,管李玉和叫“爹”。李玉和管李奶奶叫“妈”。李奶奶和李玉和都是老员,李铁梅不是员,而是烈士的女儿。日本鬼子鸠山到这一家抓员李奶奶、李玉和时,连带着把不是员的李铁梅一起抓了,所以说李铁梅是“陪绑的”。

  笔者阅读好友郑阳提供的有关史料后,回忆二十多年前,同其他笔友在身边为其整理《军事思考录》时,亲耳所听同志讲毛主席在八大司令员对调时,说他是“李铁梅”,是“陪绑的”故事。毛主席那时讲的“在一个地方搞久了不行呢”,在今天看来,也是“不行”的。

  怎么“不行”?笔者认为,“不行”,就是一个人在一个地方任职时间太长了,容易形成派系,即某些政党或集团内部的派别,就是人们所说的“山头”。

  山头,字典上有几个释义:山的顶部,山峰;设立山寨的山头,比喻独霸一方的宗派,如:拉山头;坟地,以坟冢常在的山上而得名;旧时对景颇族的称谓。

  我军早先所说的“山头”,是对各个根据地的俗称。由于历史的原因,我军大大小小的“山头”,和历史上的农民起义颇有相似之处,其间的分化组合,关系十分复杂。其形成过程分为红军时期、抗日战争时期、解放战争时期。

  红军时期,是我军的初创时期,大大小小的“山头”不计其数。其中,除琼崖红军一直坚持到全国解放以外,其他“山头”都逐渐合并,最后形成四大“山头”:红一方面军、红二方面军、红四方面军、陕北红军。其中大“山头”里面又有小“山头”。

  抗日战争时期,红军时期的四大“山头”演变为五大“山头”:红一、二、四方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115师、120师、129师。陕北红军和红二十五军合组的红十五军团改编为八路军115师344旅,是115师主力之一,原南方八省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。

  解放战争时期,根据作战需要,抗日战争时期的八路军、新四军,改编为中国人民。其战斗序列,基本上是以抗日战争时期的五大“山头”为基础,做了一些小的调整。改编后的五大“山头”为:总部直属部队,第一野战军,第二野战军,第三野战军,第四野战军。

  毛主席对待“山头”的态度是:承认“山头”,消除“山头”。笔者理解,1973年的八大司令员对调,就是为了消除“山头”,“山头主义”,以利于政令畅通。

  那么,什么叫做“油了”呢?字典上“油”的释义:一,动植物内所含的液态脂肪或矿产的碳氢化合物的混合液体,通常把固态的动物脂肪也叫油;二,用桐油涂抹,比如:油窗户,这扇门油过一次;三,被油弄脏,如:衣服油了;四,浮滑,油滑,圆滑,不诚,比如:油腔滑调,这个人油得很;五,油然,盛兴貌。《孟子·梁惠王上》:“天油然作云,沛然下雨。”赵岐注:“油然,兴云之貌。”亦用为自然而然之意,如:“敬幕之心,油然而生。”毛主席说他的爱将们在一个地方“搞久了,油了呢”,不是字典“油”的释义第一、二、三种“油”,也不是“油然、盛兴貌”的“油”,倒是让人听到了几种言外之意。

  一种是浮滑,油滑,圆滑的声音。关键字是“滑”。他那个“油”,像泥鳅一样,不容易被逮住。

  另一种是,前面所说的“山头”。咱后来人想一想,他们那一代人中的某位将军,率领千军万马,从红军时期的那块根据地打起,然后长征、抗日,一直打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,打出一个比原来那块根据地大得多的几个省、市,在那里建立了从省、市到地、县、村镇各级政权,然后又带着队伍出国抗美援朝,打败“美国野心狼”后,又回到了原来的那个“山头”,那不更“油”了吗!

  最后,还隐约听到了一种家长制的言外之意。中国有一种制度叫做家长制。即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的家庭组织制度,产生于原始社会末期。作为家长的男子掌握经济大权,在家庭中居支配地位,其他成员要绝对服从他。毛主席说的有几位大军区司令员一个人说了算,政治委员不起作用。不调动人家不好说话,指的就是这个家长。但毛主席说的“油了呢”,绝对不是指他的爱将们有那种油腔滑调和不诚。这种“油了呢”,既包含着一种爱,也包含着一种极不喜欢。所以,要把他们调动一下,让爱将们在调动中去掉那种“油”。

  既然是因为“搞久了”,“不行呢”,“油了呢”,才将司令员们调动一下,政治委员不动。而呢,一没有“搞久了”,担任司令员才两年十一个月;二没有“不行呢”,在,从未去建立自己的派系;三没有“油了呢”,毛主席一手提拔起来的爱将,最听毛主席、党中央的话,根本就没有“油”的念头,也不会去学“油”的本事。所以,跟毛主席所说的“搞久了”,“不行呢”,“油了呢”没有关系。毛主席说是对调的八大司令员里的“李铁梅”,是“陪绑的”,非常恰当。

  但在担任司令员的两年十一个月的时间里,却做了一位司令员分内该做的一件大事,就是落实毛主席多次同面谈的,针对苏联在我国北方当面陈兵百万,加强我国北部国防建设,以防御外敌入侵这件大事。虽然两年十一个月的时间非常短暂,但在贯彻毛主席有关华北地区的战略方针和部队建设的指示方面,工作做得很扎实。

  首先,和军区领导同志、军区机关,反复学习研究了毛主席关于人民战争的思想和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。在空中和地面,对周边和纵深的地形,预设战场,人防工事等,作了全面勘察。空中看地形时,周恩来总理亲自过问,派人做空中和地面警卫工作。

  其次,为了改变部队“只搞文不搞武”的状况,遵照毛主席的指示,指导军区部队加强了军事训练,特别是加强了有针对性的反空袭、反坦克、反空降,打飞机、打坦克、打伞兵的训练。对民兵建设和训练,根据华北战场的特点,做了长远部署,提出了具体实施措施。

  第三,针对未来战争中可能出现的飞机空袭、大批坦克入侵,敌军空袭和使用原子化学武器等情况,组织诸兵种协同作战的阵地防御作战演习,有空军、诸兵种和民兵参加的打敌集群坦克研究性战术演习。还抓了部队的作风纪律、行政管理、后勤保障等方面的基本建设工作。

  毛主席对作为司令员分内应该做的事情,了如指掌,夸他还来不及,与“搞久了”“不行呢”“油了呢”毫无关联,昵称是“李铁梅”“陪绑的”,受之有缘。(本文作者系国防大学教研室原副主任戴金宇教授)

 


Copyright © 2002-2022 乐鱼最新版|下载-乐鱼手机版  鲁ICP备20022537号 XML地图

地址:1105930655@qq.com 电话:0532-89919057 邮箱:青岛市胶南市铁山路1766号

关注我们